> 产品分类 / PRODUCTS CLASS

齐赢会工程机械有限公司

联系人:张经理 18994949493

微信:18994949493

地址:徐州金山桥工业园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亲手做一做尝尝他们劳作的甘苦 现场访一访品品

作者:齐赢会 发布于:2021-04-20 03:26 点击量:

  备受市民关注的九都路改造工程正如火如荼,第十四个记者节来临之际,本报记者走进建设者队伍“心手并用”——

  阅读提示突发事故现场,第一时间赶到;怀揣公平正义,铁肩挑起担当。我们是记者,我们永远在路上。今天,是中国第14个记者节,一个不放假的节日,一个应该并必须坚守在采访一线的节日。为迎接这个特殊的日子,本报派出多路记者,深入洛城市民牵挂的九都路改造施工现场,跟随铺路工人、工程监理、后勤保障人员等,或接过一线劳动者手中的工具,体验他们的施工状态,或跟访感受他们的工地生活。

  在现场,记者与施工人员攀谈起来,记者了解到定鼎立交桥施工现场一会就要进行沥青铺设,征得施工人员同意后,记者被允许留在了施工现场“当学徒”。据工程师陈保森介绍,他们负责九都路工程自洛浦路至启明路标段,沥青铺设作业从前几天起就开始进行了。为减少污染,项目部的沥青拌和站设立在远离市区十多公里外的伊滨区,每天要用车辆将搅拌好的原料运到工地来。

  看着长相怪异的摊铺机,记者十分好奇,在征得施工人员同意后,记者爬上了这个张着“大嘴”的怪物。在驾驶室,司机麦奇龙告诉记者,开这个车并不容易,铺设过程中要注意好和前面“后8轮”的距离,开得慢了沥青会撒多,开得快了沥青就撒不下去,最理想的状态就是每分钟行驶3到3.5米的距离,并且要保证匀速。

  “这活不好干,不光开车,你看他们手里的铁锨都是油光发亮的,那是蘸了柴油的,蘸得少了就被沥青粘住了。”麦奇龙一边看着速度表,一边指着车下的工人说。走下摊铺机,沥青刺鼻的味道还是让记者忍不住一直咳嗽,陈保森告诉记者,路面铺设从最底下10厘米厚的“级配碎石”到最上层5厘米厚的“AC16层”一共有8层,每层都有着独特的作用,铺设的时候一层层分时间、分步骤地“摊上去”。“那不是跟做蛋糕差不多?”记者问道,“可以这么理解吧,但比做蛋糕复杂多了,蛋糕铺不好,只是不好看,还能吃,这要是出点差错损失可就大了。”听了记者的比喻,陈保森笑着说道。

  原本以为压路机压过,路面铺设就已大功告成,但后续的工作着实让记者感到铺设路面的繁琐与复杂:大型摊铺机触及不到的道路边缘,得用小型可伸缩摊铺机进行作业,而压路机压路过程要分为钢轮与皮轮分别进行,压路机压不到的地方,则还要用人工推行的“平板震动夯”去砸实。

  几个程序过后,记者踏在尚有余温的沥青路面上,看到一群工人又手持铁镐、铁锨等工具向这里走来。

  “看旁边,桥护栏上画的圆就说明有井盖,2m就是往里面两米。”伴随着工人们叮叮当当的敲打,不一会儿路面就被敲出了一个口子。

  “能让我试试吗?”看着工人们手中的活比起刚才复杂的摊铺机简单许多,记者也蠢蠢欲动地想尝试一下。

  记者走上前,拎起铁镐,向下砸去。刚才在工人手中如把玩一般的工具,到了记者手里却怎么也不听使唤,明明看着铺好的路面边缘,手一落下却总是偏上十多厘米。站在一旁的工人看记者始终“不上道”,便走上前来手把手教记者,从站姿到手拿方式,在这位李师傅的指导下,记者“刨地”的效率逐渐提高,但铁镐敲击路面溅起的火花、迸裂出来打在脸上的碎石子仍让记者苦不堪言,没到20分钟,记者手上便磨出了两个血泡……又过了10多分钟,井盖终于露了出来,李师傅拍拍记者,“小伙子,歇会儿吧”。

  6日上午,九都路定鼎立交桥西侧施工现场,记者看到路边一处坑里,工人们正在用砖头砌一个窨井,井口旁正在进行混凝土搅拌。河南六建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市政分公司第五项目部管理员于文超告诉记者,井下将来要铺设军用光缆,听到这里,记者忍不住想体验一把这一“别样工种”。当工人将6块砖合起来递给记者,本以为能完全hold得住,不料想却一个趔趄,两块砖头滑落下来差点砸到脚。原来,看着简单的活做起来还真不简单,这让记者不禁感叹:比起我们,工作在第一线的工人们更辛苦。

  张师傅告诉记者,传递砖头是个技术活。一次传递三两块,效率很低,所以一次至少要5块以上。每块砖5斤,一次传递砖的总重量就是25斤,是很需要臂力的,否则怎么接得下来?不过这个还是有技巧的,5块砖并排在一起要向中间挤压,这样中间那几块才不容易掉下来。经过张师傅的指点,记者再次上阵,因为掌握了动作要领,这次记者得心应手,砖头果真没有再掉下来,不过干到还不够10分钟就双臂酸疼手磨泡。“我们干的时间长了,这些活对我们不算什么,估计你们很难撑下来。”张师傅说着伸出双手,满手的茧子映入眼帘。

  砌井除了砖头还要混凝土,由于工程量不大,没有用商砼车送混凝土,而是用传统的手工搅拌。记者在赵师傅的指点下将水泥、沙子掺和在一起,在中间扒出一个坑,将水倒入其中。“水要一点一点加,让其充分吸收,不能一下子加,否则水一旦冒出来会将灰膏冲走,水加好后再将四周的沙泥混合物向中间推,以便进一步均匀吸收。”赵师傅说,中间搅拌好的要先铲出来,然后再次用铁锹搅拌均匀,否则有“干灰”砌砖就不牢固。

  借着楼道里灯泡发出的微弱光线,记者爬上三楼楼顶,楼顶上三面盖着泛着陈旧味的红砖房,石棉瓦就是红砖房的屋顶,二标四区作业队的工人就住在这里。房东告诉记者,楼上的屋子原本是为了防止楼下太热才加盖的,用来隔热和储藏杂物用的。

  “施工队来了,没地方住,我就把这6间屋子腾出来租给他们。”记者看到,每间屋子有六七平米,因为人多又摆不下那么多张床,所以每个屋子里只能摆放一两张床,剩下的人在地上铺草席打通铺。“冷了在地上加床褥子就行。”一位刚从家种地回来,还没来得及去工地的农民工说。

  在楼顶,石棉瓦搭在两墙中间的棚子,就是工人们的简易厨房,两个凳子担起一个一平方大小的木板,就是案板,地上放着洋葱、冬瓜等蔬菜。一个四眼煤火上面放着的一口50厘米宽、40厘米深的大铝锅,就是做饭用的灶具。

  “今天做的是捞面条,卤是豆芽豆皮炒白菜。”二标四区作业队唯一的厨师温霞切着白菜说道,记者跟着温霞一起炒菜,发现因为锅大菜多,炒起来要比家里做饭费劲得多。把菜炒好,再在煤火放口大锅烧水,等工人们一回来就开始煮挂面。记者在他们简陋的厨房里看到了大量的挂面,“挂面和菜都是包工头提前买好送过来的,午餐基本都是吃捞面条,改善生活的时候就买点肉,蒸卤面吃。”温霞说。

  快到12点的时候,饥肠辘辘的工友们陆续拿着工具回来,在温霞的指导下,记者小心翼翼地把6封挂面散开下进锅里,每一封下进去都要及时搅拌。“这样不容易粘在一起。”温霞告诉记者,面条煮好后,记者给排好队的农民工捞面条,因为锅口径比较大,感觉热气扑面,捞面的时候特别烫手。温霞告诉记者,“捞面速度要快,不然煮的时间太长就不筋道了。”“都来吃吧。”很快,一锅面已经煮熟了,温霞招呼大家过来吃饭。

  午饭时,记者亲眼目睹了这群民工最真实的就餐环境,在楼顶的平台上,并没有像样的桌子和椅子,20多人各自找个相对舒服的地方,就大口大口地吃起来,有的蹲坐在门槛上,有的蹲着,有的站着,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赶快吃饭。“你看我们一人一碗,往那一谷堆(洛阳方言:蹲)吃着喷着,是不是一大特色?”二标四区作业队队长张刚端着碗蹲在地上笑着说。

  当记者询问他们对每天的饭菜是否满意时,“厨师做得不赖,挺好吃的。工作太累了,现在吃什么都觉得好吃。厨师也很辛苦,因为我们早上7点开工,厨师5点多就要起来给我们做早饭,从早忙到晚。”一位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的农民工郭长营说。

  头戴白色安全帽,上穿黄色工装的监理与一般施工人员有着鲜明的区别。工程监理岳洁亮告诉记者,工程监理最基本的工作就是接受施工方的报检,这是监理每天必有的一项工作内容,因为每道工序完成后,施工方都必须报检监理后,才能进行下道工序。

  说话间,一位头戴红色安全帽的施工方管理人员来到岳洁亮身边申请报检。九都路北半幅的一个路床建设完成了一道工序。岳洁亮赶紧跑到路床里,用脚使劲跺了跺路床下面,并用眼睛观测了约3分钟。

  据岳洁亮介绍,他负责的标段是沿着九都路,由定鼎立交西一直延伸到解放路,长达1公里。像这样的报检,他每天少则要接受10多次,多则50余次。由于报检时间不一样,他每天在长达1公里的标段上,最多时需要步行十几公里。他说,走得腿软是常事。

  “哪里需要报检,哪里就有监理”,当记者询问岳洁亮工作的地点在哪时,一位头戴蓝色安全帽的施工人员告诉记者。

  在走到另一施工处时,这里的工程监理杨小路告诉记者,工程监理除了监督还有协调。看着记者迷茫疑惑的眼神,岳洁亮一边指着旁边的自来水阀门一边说,协调也是监理的一项重要工作内容。据他介绍,就这个自来水阀门的建设,他曾多次与自来水公司进行协商,最终为了道路维修时不损害自来水阀门,他们加大了自来水的井圈,确保了自来水阀门的安全和坚实。

  杨小路说,这只是一项协调,需要协调的事很多。每次道路建设发现新“东西”时,他们就需要与相应的部门或单位进行沟通,有时为了协调一个事,需要一天甚至更长的时间。

齐赢会

上一篇:bauma CHINA 2018:山东临工RP6300轮胎压路机 世界就在

下一篇:2020报价:喀什徐工吨压路机----商情

齐赢会 - 徐工装载机配件 - 徐工压路机配件 - 徐工平地机配件 - 公司简介 - 产品展示 - 新闻资讯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 齐赢会 地址:徐州金山桥工业园 技术支持:徐州网络公司 网站地图